www.yyyyy.com澳门银河
3423811澳门银河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3423811澳门银河 > 死在舌头上的将军

死在舌头上的将军

时间:2016-01-20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北周时,金州(今陕西安康)总管贺若敦因为屡立战功却得不到封赏而口出怨言,被逼自杀。临刑前,他把儿子贺若弼拉到跟前,对他说:“我本想平定江南,可是这个夙愿未能实现,你一定要完成我的遗志。我是因这个舌头才落到今天这个下场的,你一定要引以为戒啊!”说完,拿锥子把他的舌头扎出了血,想让他永远牢记这血的教训。
  
  贺若弼自幼便胸怀大志,娴熟弓马,博闻强记,能文能武,父亲临终时留下的遗愿,更激发了他的雄心壮志,习文练武更加刻苦,不久便成为北周武帝非常器重的人。他的才能没得说,可他父亲最担心的说话的毛病一时却很难改,这使他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风险。
  
  北周武帝对太子能否担当大任不放心,就与上柱国乌丸轨议论起太子的为人,乌丸轨的结论是“太子非帝王之器”,就是说太子不是当帝王的材料。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,他还拉上贺若弼当佐证,“贺若弼曾和我议论过此事,他也持相同的看法。”这引起了武帝的高度重视,就把贺若弼叫来,当面问他。听到皇帝的问话,贺若弼忽然舌头阵痛起来,他想起了父亲临死前以锥子扎他的情形,不觉间冷汗就下来了,于是说:“太子道德学问日有提高,没有看到他的缺点。”武帝听后默然不语。
  
  事后,乌丸轨指责贺若弼出卖了自己。贺若弼却说:“君主的口不严密则失信于臣下,臣下的口不严密则生命难保,所以不敢轻易议论。”虽然付出了人格受到质疑的代价,贺若弼却因这次在说话上的谨慎而笑到了最后,太子继位后,乌丸轨被诛杀,贺若弼却毫发无损。
  
  时世变迁,若干年后,大难不死的贺若弼迎来了实现父亲平定江南遗愿的最好机会。杨坚代北周建立隋朝,决心灭掉陈朝实现统一。他寻找可以担此大任的人,高颍说:“朝廷的大臣中,从文武才干来说,没有一个比得上贺若弼。”杨坚深以为然,于是任命他为吴州总管,独当东路攻陈的大任。得到重用,贺若弼意气风发,提笔赋诗,与担任西路攻击任务的寿州总管源雄相约说:“交河飘骑幕合浦营,勿使骐上无我二人名。”他更是昼思夜想,亲自书写了伐陈“十策”,献给杨坚。杨坚看了很高兴,特别赐给他一把宝刀,并擢任他为行军总管。
  
  在贺若弼的精心谋划下,平灭陈朝的战争进行得顺风顺水,势如破竹。他一路高歌猛进,一气打到了陈朝的首都建康(今南京)。不幸的是,他虽然吸引并击败了陈朝的绝大多数军队,但首功却被另一位猛将韩擒虎夺走了,韩擒虎率500精兵率先攻入王宫,抓获了后主陈叔宝。眼见功劳被人夺走,这让贺若弼内心极不平衡,找上门与韩擒虎理论,甚至拔刀在手,不惜一场决斗了。
  
  好在文帝杨坚对贺若弼的功劳予以了充分肯定,亲口对他说:“攻克安定三吴地区,是你的功劳。”并给他以极大的荣耀,让他登上御床与自己同坐,加官位至上柱国,晋升爵位为宋国公,赐给宝剑、宝带及绸缎,还把后主陈叔宝的妹妹赐给他作妾,赏赐之重,远远超过了韩擒虎,这让贺若弼心里平衡了一些。
  
  此时的贺若弼名望地位都达到了一个高峰,哥哥弟弟都跟着沾光,当了官,家里连侍女下人都穿着绫罗绸缎,世人都羡慕得不得了。可贺若弼在仔细斟酌了自己的功劳与地位之后,对付出与产出比做出了一个重新的估价,他认为自己的功劳和名声比朝廷里所有的大臣都要高,给个宰相的职位还差不多。而后来走上宰相职位的不是他,而是杨素,这让贺若弼心里一下子又失去了平衡。
  
  隋炀帝杨广还是太子的时候,曾经与贺若弼议论起当时的将帅谁能耐最大。贺若弼说:“杨素是猛将,非谋将;韩擒虎是斗将,非领将;史万岁是骑将,非大将。”杨广奇怪了,追问道:“那谁可以当大将呢?”贺若弼这次回答得很婉转,说:“这可得由陛下您来选择。”言下之意,大将是非他莫属的。
  
  现在眼见着远不如自己的杨素居然成了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宰相,而自己还是个将军,贺若弼怎么能平静得了呢?这一不平,管不住嘴的老毛病又犯了,不满之意不仅写在了脸上,而且带在了嘴上,不论场合,不分对象,抱怨的话如小河流水一般,顺口而出。终于,他因为出言不逊,对朝廷不满而被免职。
  
  丢了官,贺若弼没有丝毫收敛,不平之色更浓了,埋怨和忿恨得更加厉害。有人打了小报告,文帝杨坚很生气,质问他说:“我任命高颍、杨素为宰相,你每每议论,说这二人只会吃饭,是什么意思啊?”贺若弼回答说:“高颍是我的老朋友,杨素是我的表兄弟,我都知道他们的为人,所以才说这些话。”
  
  公卿大臣商议他的罪名,认为应当处死,文帝怜惜他过去的功劳,只是将他贬为平民,但不久又恢复了他的爵位。
  
  然而,经历大起大落的贺若弼却没有得到任何的教训,开皇十九年(公元599年),文帝杨坚在仁寿宫宴请王公大臣,命贺若弼做五言诗,结果诗呈上来,还是牢骚满腹,满是愤愤不平之气。文帝虽然不高兴,但还是宽容了他。可在杨广继位后,贺若弼就没有这样幸运了。公元607年,隋炀帝巡行到榆林,素来好大喜功的杨广命人建了一座可容千人的大帐幕,然后召见突厥启明可汗,意在摆摆场面,彰显一下大国的威风,别人没说什么,贺若弼又忍不住了,发牢骚说太奢侈了,还找到高颍、宇文弼等人私下里议论得失,结果被人告发。隋炀帝可没有他老子那份仁厚和爱心,下令将其处死,时年64岁。
  
  贺若弼完成了父亲统一江南的宏愿,却仍然没能管得住自己的这张嘴,最终也和他父亲一样,死在了舌头上,怎么能不让人扼腕叹息呢?其实说话只是一件小事,贺若弼真正没有管住的,是自己的欲望啊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