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yyyyy.com澳门银河
3423811澳门银河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3423811澳门银河 > 寂静的果实

寂静的果实

时间:2016-10-06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立夏过后,看到油桃、杏、西瓜等“水果新贵”急不可耐地亮相水果摊时,我忽然想起了故乡老家那些质朴的果树,以及树上那些一丝不苟地成长着的果子。院子里杏树枝头的杏儿也该金黄了吧?田间地头的桃树上,也该有许多粉嘟嘟的桃子了吧?想起这些,就忍不住赶紧给父母打电话,以免他们牵挂。
  
  电话铃声响过好几声后,听筒里传来妈妈略带沙哑和低沉的声音:“谁啊?”“是我,妈妈。最近你还头疼不?家里麦子收过了吧?”我简单而随意地问着家里的近况,想到父母依旧忙着地里的活儿,老家很大的院子里,只有父母两个人住,心里就替他们孤单。
  
  正说这话,妈妈话题一转,说:“院子里的早桃结了很多果子,现在都熟了,杏子都开始往下落了。我俩吃不完,也没人吃,都快熟坏了。你有空了赶快回来吃吧,我给你留着。”听到这里,我的鼻子立刻酸了,像是吃了一口浓重的芥末,眼泪差点流下来。“妈妈,你们都多吃点吧,要注意身体。我有时间了,会尽快回去看你们的。”放下电话,我再也做不成其他事情了,心里翻腾的都是家里家外的事情。无论什么时候,无论离家多远,也无论孩子长多大,孩子总是占据着父母心中最重要的位置,他们总是最先想到我们。那满树成熟的杏、桃,他们是完全可以吃完的,劳累一天回到家里,几颗鲜桃是最好的解渴果实。但是在他们的意念中,总是想着孩子们会回家的,也许在一个炎热的中午,也许在夕阳斜照的傍晚,也许在夜幕降临的时刻,所以宁愿它们熟透掉下枝头,也要给孩子们留着。那些挂在枝头的果实,就这样寂静地眺望着、等待着归来的游子。
  
  幼时的乡村,多数是老少三代同住一院,就算那些没有住在一起的家庭,也经常互相走动,日子虽然清贫辛苦一点,但亲情却是很浓的。从父母的上辈人到他们自己很少出远门,平日里绑在土地上,守望着土地,渴望着收获,期望着慢慢成长的孩子们,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。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多数都到离家很远的外地工作了,去了他们以前只是在电视里听说过或者没有听说过的地方,一年到头很少回家,父母总是有着太多的牵挂。
  
  那些和我一起长大的果树,见证了我的经历和乡村这些年的变化。小时候,我家果树最多,勤劳的爷爷和父亲在田间地头、院前屋后栽了许多果树:苹果、梨、桃、杏、梅……凡是当地能够生长的果树,爷爷都种过。那时家里人多,爷爷奶奶健在,几位姑姑经常来家里,到了水果成熟时节,表兄弟表姐妹都会来到我家,大人小孩一大群围绕果树摘果子、吃果子,说着家长里短,整个村庄数我们家最热闹。
  
  我是一步步离开家的港湾的,读高中时一两个月回家一次,读大学时则是半年或一年回家一次,每次回去也住不了几天。渐渐地,小妹也离开家去外地读书了,院子里冷清了许多,表兄弟表姐妹也和我一样,长大成人后都有了自己的家庭,到我家的次数也就少了,乡下的家里便缺少了“人气”。同样,和我一样年龄的伙伴们,都纷纷外出打工了,他们匆匆的脚步,牵挂着父母爱子的深情,往昔热闹的乡村,变得静悄悄了。每到果实成熟季节,那些满树的果实挂在树上,望眼欲穿似的盼着孩子们能回来。以前我们在树下追逐玩耍、争抢果实的场面越来越少了,清澈的笑声已经消逝。得益于家和长辈给了我快乐的童年、健康的身体,给了我接受教育的条件,长大后我有了远行的机会,走向了广阔的世界,留给长辈的是牵挂,是孤寂。
  
  在我每次打电话问家里的情况时,妈妈从来没有说过有多苦多忙多累,其实我知道,闲不住的她总是很累的,农村没有闲的时候,农活总是繁重而杂多。他们反而总是叮咛我许多,而我却体会不了多少,但这次我深深地被触动了,不为别的,只为那满树成熟的寂寞果实,却没人吃……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