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yyyyy.com澳门银河
3423811澳门银河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人生 > 心中那头怪兽

心中那头怪兽

时间:2017-11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我是上了大学才知道有夜宵这码事的。如果一个人,去食堂比较安全,煮一袋香辣方便面,连汤带面地吃掉,肠胃被熨烫得热乎乎的,临睡也觉得心满意足。夜晚的食堂总是空荡荡的,仅有临门几张餐桌上空亮着灯,我喜欢把饭缸端去远处的角落,在幽暗的光线中,一边安静地吃面,一边尽情地胡思乱想。
  
  如果有几个相熟的同学一起,就可以去学校后街,一碗麻辣烫、一张鸡蛋饼、几串豆腐皮、半个鸡架、一罐啤酒,片刻工夫就能全塞进肚里。那时候,把胃喂饱,心中那头怪兽似乎就会暂时蛰伏,不再抓心挠肝地蠢蠢欲动了。毕业后,跟要好的学妹合租房子。她是那种用冷水煮面,温水泡面的二次元女孩。
  
  记得那时,半夜家教完,骑车回来,事先燜好的腊肉饭在电饭锅里保着温,拌上一大筷头“老干妈”下饭,食欲就开了;切颗番茄、搅个鸡蛋、撒把葱花,分分钟就做出一大碗三彩汤;把路上在熟食店买的鸡肚切成小块,用平底锅煎热,撒上大把孜然、芝麻和辣椒面,两个人用牙签扎着,抢着吃更香。
  
  其实,那时候,我们的庞大梦想刚被现实敲得粉碎,世界风雨飘摇,诗和远方都沦为泡影,还不如一杯冰扎啤的泡沫来得温柔。那时候,只有食物是不离不弃的最佳伙伴,给予能量,温暖灵魂。
  
  如今,我和学妹早已失散在人海中,记得最后一次和她通话是8年前的一个夜晚,她在一个我很陌生的城市用公用电话打给我,说她的孩子生病了,她独自一人在医院照顾。她说特别想吃我做的酸菜鱼和土豆烧牛肉,别家店里做的都不是我那个味道。
  
  有时,我会揣想她现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,是否还爱吃酸菜鱼和土豆烧牛肉?自己会做菜了吗?当时只道是平常,如今想来多么难得,有个人陪你一起吃饭,你可以畅所欲言、随心吐槽,可以不顾忌形象,吃相生猛,甚至狼狈也不觉得丢脸。
  
  有时觉得,如果青春是株玫瑰,那么它的黑夜与白天是两个维度,白天闪亮人间的是光鲜的花瓣与幽香,晚上潜伏暗涌的都是柔密细刺,轻轻一划便是伤口。记得2009年乍看日版《深夜食堂》后,还曾跟闺蜜念叨,等退休了,也要找个小店,与她合开一家深夜食堂,想象过我俩做做菜、喝喝酒、听听故事的场景,觉得老去也没那么可怕。不过几年时间,我已经习惯早睡早起的生活方式,坚持着过午不食,戒了酒,连黑咖啡都不喝了,我的那些刺已经掉光,心套上了铠甲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