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yyyyy.com澳门银河
3423811澳门银河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社会 > 领导排名:一件严肃的事

领导排名:一件严肃的事

时间:2014-11-22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2014年6月5日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,为增强纪委监督权的独立性和权威性,湖北省委明确规定纪委书记(纪检组长)在党委(党组)中的排位,不论资历先后,都排在副书记之后、其他常委(党组成员)之前。
  
  这一消息在中纪委网站公布后,“领导如何排名”成了近日的热点话题。
  
  “我们这里的纪委也联系过我们,要求纪委书记在常委中的排名要靠前。”6月8日,四川一组织系统的官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但他们没有一律靠前,只是在同等条件下,才让纪委书记的排名靠前。
  
  该官员对湖北的做法不予置评,“其实,只要有制度保证,哪怕纪委书记排在最后一位,也能发挥监督作用。”这名组织干部还说,领导干部排名靠前还是靠后,其实对干部待遇以及日后的晋升完全没有影响。
  
  但在讲究等级秩序的中国现实政治中,对领导的排名又不得不慎之又慎,既要有综合平衡,又要有特殊考虑,就是同一个市内,对每个区县的标准都不一样。这名官员承认,“对领导的排名,真是一件很复杂的事。”
  
  “曹广晶为何排第三”
  
  在湖北,不仅省委对纪委书记的排名规定引发关注,还有另一位副省长的排名也引人注意,就是刚刚担任副省长的原三峡集团董事长曹广晶。
  
  今年3月,中央巡视组通报三峡集团存在的问题后,曹广晶和总经理陈飞同时被免职,一时间引起大量猜测。不过,二人很快双双履新,曹广晶在今年5月获任湖北省副省长。
  
  目前,湖北省共有7位副省长,排名第一的是常务副省长王晓东,第二是副省长郭生练,排在第三的,正是刚刚任副省长的曹广晶。个中原由,就涉及“领导排名的复杂性”了。
  
  “复杂”主要在同级别官员之间,不同级别的官员,按职务高低排序没有问题。同级官员,一般遵循“谁先提拔任职谁排前面”的原则。曹广晶之后的四名副省长排序依次是许克振、梁惠玲、甘荣坤、曾欣,其中许克振的提拔时间是2012年,梁惠玲是2013年1月,甘荣坤是2013年8月,曾欣是2014年3月。
  
  不难看出,上述四人完全是依照就任副省长的时间先后来确定排序的,为何曹广晶到任后就能打破这一规则?
  
  区别在于,此四人在担任副省长之前,都是厅级干部,许克振是省发改委主任,梁惠玲是鄂州市委书记,甘荣坤是北京海关关长,曾欣是省长助理兼公安厅长。他们当副省长时都是“新提拔”的干部,对于“新提拔”的干部,排名主要按被提拔的时间为顺序。
  
  但曹广晶不一样,他在2010年担任三峡集团董事长时,已经官至副部级了。他此番入鄂,已不是“新提拔”,而是“平级调动”。对这样的官员,在排名时不是看他当湖北省副省长的时间,而要从他被提拔为“副部级”的那年起算他的资历。
  
  由于曹广晶是2010的“副部”,早于其他四人,所以尽管是后到,但排名仍然在四人之前。但他要排在自2005年开始任副省长的郭生练之后。
  
  一名组织系统的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官员排名的普遍规则是,官员平级调动后的排名主要看资历,也即根据担任“同一级别”职务的年限长短确定排名,而不是看任现职的时间先后。
  
  2014年1月,原中央党校副校长李书磊“空降”至福建担任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长。他是2008年12月提为“副部”的,在福建省委常委中,常务副省长张志南是在2008年1月提任副省长的,厦门市委书记王蒙徽是2011年升至副部级的。李书磊排名在张志南、王蒙徽之间。
  
  2013年3月,原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马正其调任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时,是任“总局领导”时间最晚的一个。但他排名靠前,仅次于党组副书记、副局长刘玉亭。原因在于马正其是“老资历的副部级”,2002年就担任重庆市委常委,比另几位副局长任“副部”的时间都长。
  
  在政府副职中,对非中共干部的排名同样是看资历,不关政治派别。福建副省长洪捷序、湖北省副省长郭生练都是党外人士,由于任职时间长,现在排名仅次于常务副省长,北京党外副市长程红,排名也只在常务副市长李士祥和“常委副市长”陈刚之后。
  
  不过,有些官员资历虽老,排名却靠后。北京市委常委苟仲文就是一例,他2002年就担任信息产业部副部长,2008年到北京担任副市长,2013年7月改任市委常委,这时就不算平调了,而是“提拔”,只能按“后提拔的在后”在常委中排名最末,但他却是副书记以下的常委中,担任“副部”时间最长的一个。
  
  “同时任命”的干部怎么排名
  
  在干部任用的实践中,经常会同时任命同一部门几个副职,对他们的排名同样要论资排辈,主要就是看他们在任新职务之前所担任的职务高低、年限长短。
  
  今年4月,张广智、王晓光同时被任命为贵州省委常委,兼任省委宣传部长的张广智排在小他4岁、兼任遵义市委书记的王晓光之前。组织系统官员解释,这样的排名,既不是因为张广智年长,也不是因为他兼任省委宣传部长。原因是任省委常委之前,张广智是甘肃省副省长,王晓光是遵义市委书记,也就是说张广智之前的职务比王晓光要高,所以排名靠前。
  
  同样的事情2011年在江苏省委换届时也出现过,那次换届后,江苏省政府秘书长樊金龙和扬州市委书记王燕文同时新晋省委常委,虽然之前都是厅级干部,但秘书长是省政府党组成员,属“省领导”,进常委后排名自然在前。
  
  但并非所有“同时任命”的干部,在任命前都有明显的职务高低区分,有的在任命前级别是相同的,那么谁先到那个级别谁就排在前面。
  
  2013年5月,原广电总局副局长李伟调任北京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,与他一起“空降”的还有原国资委副主任姜志刚,任北京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。此二人调任时都是副部级干部,不存在职务高低,但李伟比姜志刚早一年担任副部级干部,他是2010年升任广电总局副局长的,而姜志刚是2011年升任国资委副主任的,结果李伟排在姜志刚之前。
  
  在李伟、姜志刚到北京工作的2013年5月。两位厅官刘俊臣、孙鸿志也同时被任命为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,当时刘俊臣是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盟长,孙鸿志是工商总局广告司司长,两人获任工商总局副局长都是“新提拔”。
  
  他们在提拔前级别相同,提拔后级别也相同,而且还是同时提拔,对他们的排名该作如何处理?
  
  解决办法是“翻老底子”,看他们担任“下一级职务”,也即正厅级职务时间的长短来确定排名。刘俊臣是2003年12月在国家工商总局担任打假办公室副主任时被明确为正厅级的,而孙鸿志是2004年9月担任吉林省煤炭局局长时官至正厅的,以9个月的“劣势”排名居后。
  
  排名对提拔不重要
  
  资历虽然重要,但也不是惟一的排名条件。特殊条件下还要看官员的具体分工。现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中,刘鹤排名就在吴新雄之前,但论资历,吴新雄显然比刘鹤要“老”。吴新雄2007年1月就任江西省省长,已是正部级,连任17届、18届两届中央委员。而刘鹤是2011年担任国研中心党组书记才升至正部级,只是18届新晋中央委员,但目前,刘鹤的主要身份是中财办主任,中财办是正部级机构,而吴新雄的主要身份则是国家能源局局长。虽然吴新雄是正部级干部,但能源局只是副部级机构,排位在中财办之后,吴新雄也因此排名在刘鹤之后。
  
  一名组织系统的干部认为,排名先后对干部升迁没有什么实际意义。就拿省长缺位后,新省长的人选来说,如果不是空降或异地调任,而从本地副职中晋升,几乎都在省委副书记、常务副省长、省会城市市委书记三者中产生。常务副省长、省会城市市委书记在常委中的排名也是按资历来排的,即便组织部长、纪委书记、政法委书记排名靠前,也很难升任省长。
  
  “交流提拔”干部时,排名靠前的也未必占优势。2002年北京市委换届后,排名最后的市委常委孙政才,2006年就升任农业部长,目前已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。2003年北京市政府换届后,排名最后的陆昊2008年已升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,目前是黑龙江省省长。大多数排名在他们之前的北京市领导都在他们之后才提拔,有的一直到退休也没有提拔。
  
  尽管如此,但排名在各地都是一件严肃的事情。安徽、浙江、江苏等省的组织部门至今还保持一个习惯,在任命下级官员时,直接在文件中明确该官员的排名。2013年6月,安徽安庆市委组织部长汪卫东调任合肥市委组织部长,安徽省委组织部发文时就明确名列时任宣传部长林存安之后。今年1月,浙江任命原湖州副市长沈建平为省国资委副主任,也明确名列副主任潘晓波之后。
  
  排名不仅事关同一部门的副职之间,当一个部门出现两个正职——行政首长和党组(委)书记分设时,由于实行“行政首长负责制”,一般行政首长排在党组(委)书记的前面。中央部委目前党政分设的主要有外交部、广电总局、科技部,部(局)长都排在书记前面。
  
  在日常公务活动,不同部门的领导会有时出现同一场合,他们的座次排名一般会根据部门在政府中的序列排名为准。在国务院部门序列中,排在第一的是外交部,其次是国防部,之后依次是发改委、教育部、科技部……
  
  但如果有专项工作要做,则哪个部门牵头就排在第一,其负责人也排在前面。今年3月,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协调组成立,就是文化部牵头的,新闻报道中文化部负责人排名在前。
  
  当“上面”和“地方”的同级官员在一起时,一般都是“上面”的官员排在“地方”官之前。今年5月14日,农业部副部长陈晓华到广州考察,名字就排在同行的广东省副省长邓海光前面。
  
  今年5月7日,教育副部长杜占元到湖北咸宁考察,名字排在湖北省副省长郭生练之前,同行的教育部科技司司长王延觉,名字也排在湖北教育厅厅长刘传铁之前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