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yyyyy.com澳门银河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偷枪

偷枪

时间:2017-11-07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古云生为躲避袁世兴的追杀,逃到了大山深处。大山多洞,有洞就能住。那天,古云生从黑岩洞出来,想去偷点苞谷充饥。刚走几步,忽然不远处树动枝摇,“吱吱”的叫声和忽哨声不绝于耳。细看,一群猴子蹿上蹿下,攀援树枝跳跃飘荡而来。古云生看呆了。这时,一只体形硕大的猴王冲他扑来,刚刚近身,就是双爪齐抓。古云生大吃一惊,急忙伸手挡住猴爪,闪到猴王身后。想不到猴王十分敏捷,眨眼之间,掉过头来,张嘴咬向古云生的腿。古云生吓得一激灵,抬脚点着猴王下骸,顺势一送,把猴王送出二丈开外。猴王大怒,呼一声,疾飘而来。正在这时,响起猴音一样的口哨,尖厉威严。猴王听了,凭空倒转,飞身上了一棵栗树。
  
  古云生随口哨声望去,只见一个头缠青巾的中年男子,背着小背篓,疾步走来。古云生瞧着中年男人眼生冷光,炯炯有神,心中一动,问道:“您可是传说中的药王?”
  
 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,说:“那是大家传说,我稍懂点草药,哪敢称药王。你是古云生吧?前几年,十六七岁的毛头后生,戴红袖章,斗袁世兴,在台上带头呼口号,我曾远远瞧过。”
  
  古云生一听认识他,也不隐瞒,点点头。
  
  药王望望快要走远的猴群,小声说:“听说袁世兴到处捉拿你,你得小心。如需要我帮忙时,就请说一声。”
  
  古云生听了药王的话,暗暗感动。农会运动被镇压,好多人被杀,药王还想帮助他,真是仁义之人。古云生不想连累药王,摆摆手:“您采药去吧,我会小心的。”
  
  药王一个呼哨,树梢的猴王一跃而去。药王也随之钻入林中。
  
  直到猴群喧哗声远去,古云生才想起要去偷苞谷。古云生钻出树林,爬上一个小山,东张西望,看到不远处有一块苞谷地,便借着杂树草丛的掩护,悄悄走过去。
  
  苞谷杆密密麻麻的,一些苞谷的须已经发黑,籽粒刚刚变硬。再过几天,苞谷地的主人就可以摘了。古云生肚子饿得不行,先掰一个吃了,把苞谷芯扔向老远的草从中,免得人家发现是人啃的。然后,走进苞谷地深处,择苞谷粒饱满的摘了几个。
  
  忽然,四周一片吼声:“偷苞谷的出来!”
  
  古云生一听人不少,赶紧往外逃。刚钻出苞谷地,迎头被两只长枪逼住。拿长枪的两人高喊:“跪下!”
  
  古云生手一挥,拨开两杆长枪,往地边的杂树丛中逃。这时,“叭!”一声枪响,一颗子弹射断古云生面前的一根树枝,树枝“咔”的一声掉下来,拦在古云生面前。同时,有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:
  
  “站住!再动,就打断你的腿!”
  
  古云生一惊,站住了。回过头一看,一个美若天仙的姑娘,用手枪指着他,眼含炫耀的微笑。难道她是传说中的淑匪文小玉?人们说文小玉是儒匪文选德的小女,在长沙读过师范,却不恋城市,回寨后依然舞枪弄棒,而且从小就练得一手极好的枪法。文选德那年以枪法论赏,用一根马尾毛吊着一枚铜钱。击中铜钱者奖10块大洋,击中那一根马尾者奖50大洋。小头领们纷纷比试,击中铜钱者不下10人,可是,没有一人能击中马尾毛。文选德才13岁的小女文小玉,从父亲手中拿过枪,抬手一枪,马尾应声而断,铜钱落地有声。众人喝彩鼓掌,文小玉却把父亲奖赏的50大洋扔给了围观的人们。因小玉手不离书,文静贤淑,附近山民私下以“淑匪”相称。
  
  姑娘银铃般的声音又响起来:“今天来打野豬,却捉着一个偷苞谷的人,带回去问问,罚他做工赔偿。”
  
  几个背长枪的壮汉走过来,把准备绑野猪的绳子绑在了古云生手上。
  
  古云生被押着,跟着翻了几座山岭来到了一处大寨。只见大寨用青石砌着高墙,大门上刻着“尚儒寨”3个大字。古云生一见,心里稍稍轻松了一些。这姑娘果然是淑匪文小玉。传说文小玉先祖是名震一方的悍匪,积蓄了万贯家财。儿子念父恶太深,开始给乡邻做些善事,再传下来,几兄弟文武双修,更敬儒家。文小玉的爷爷干脆将原寨名虎啸寨改为尚儒寨,对儿子文德和孙子孙女以及家丁们进行儒家忠孝仁义礼智信教育,寨风为之一变。十里八乡的人们,对尚儒寨多有好评。
  
  文小玉刚进寨门,一位长髯飘飘的老者从堂屋走出来,笑问:“玉儿,打着野猪了?”
  
  文小玉叫家丁押着古云生走过来,说:“爹爹,没看到野猪,只捉到了一个偷我们家苞谷的人。您看看,他是什么来历?”
  
  古云生不用猜,知道来者是小玉的父亲文选德。对着文选德鞠了一躬,说:“寨主,晚辈古三,快饿死了,偷吃您家的苞谷才活下来。这是您寨主宝地之德,晚辈在这里感谢寨主救命之恩。”
  
  文选德抚弄长须,瞅着古云生。这后生通情达理,话出惊人,不像惯偷。于是抬一抬手,对文小玉说:“饥寒起盗心,为活命而食我几个苞谷,不足为过。玉儿,你看呢?”
  
  文小玉微微一笑,说:“那就听爹爹的,把他放了。”转身对家丁说,“把这个人放了。”
  
  两个家丁赶紧松了绳索,说:“寨主和小姐心善,不追究你,你得谢谢寨主和小姐。走吧。”
  
  古云生瞄了文小玉手中的枪一眼,有了主意,举手向文选德施礼:“寨主,晚辈无家可归,饥饿难忍。求寨主让我在寨中做点杂活,您赏我一口吃的就行。”
  
  文选德抚弄长须,半晌无语。文小玉娇声笑道:“我爹爹不收没有本事的人。你露一手,让我爹爹看看。”
  
  古云生拱手施礼,“呔”地发声,左右游走,踢了三腿打了两拳。文选德捋捋长须,点点头,走了。文小玉莞尔一笑,问了姓名,叫古云生去管家那里领了一把大刀,随家丁一起行动。
  
  古云生对大刀并不感兴趣。在他的山洞里,也藏有一把大刀。但是,跟着家丁守院护寨,肚子不饿,不担心恶霸袁世兴的追杀。当然,更重要的是,他能找机会偷一把枪,然后去响水洞寨暗杀袁世兴。古云生在苞谷地里,听到文小玉的枪响,再看到那把瓦蓝的手枪,就打定主意要偷这把枪。
  
  没过几天,古云生和几个家丁随着文小玉进山打野猪,转了几片苞谷地,连野猪毛也没看见一根。文小玉渐渐没有了兴致,喊大家回寨。忽然,不远处草丛中飞起一只野雉。文小玉拔枪就打。野雉应声落下。家丁大喊大叫小姐好枪法。
  
  文小玉举枪、打开保险、瞄准、扣扳机,一气呵成。古云生两眼死死盯着,一一记在心头。他想学文小玉的枪法。
  
  回寨的路上,古云生走到小队长麻元身边,恭维说:“听说你的枪法可以和小姐一比高低。哎,这枪怎么打才准?”
  
  麻元咕噜道:“你才来几天,就想摸枪?”
  
  走在前边的文小玉回过头来,声音像铃铛响:“没什么窍门。缺口、准星、目标,三点一线,多练,熟能生巧。”
  
  古云生加快脚步,跟上文小玉:“小姐,能让我摸摸你的枪吗?”
  
  麻元大吼:“你找打啊!”
  
  文小玉一笑,把枪给古云生。麻元不作声了。古云生也是大喜过望,没想到文小玉竟让他拿她心爱的手枪。古云生顾不得多想,找到缺口、准星,朝麻元的头瞄了一下。
  
  麻元吓得缩着脖子,喊道:“小心走火!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