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yyyyy.com澳门银河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国新传说 > 陌生的头发丝

陌生的头发丝

时间:2017-11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胡子雯和秦刚是大学同学,两人刚结婚,部队一个电话又把秦刚召了回去。没办法,秦刚作为部队的比武苗子,要紧急去参加集训,胡子雯也很能理解丈夫。而刚好胡子雯公司老板让她去出差,出差地恰恰就是秦刚部队所在地。
  
  于是,胡子雯办完单位的事后,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秦刚这里。刚好与秦刚住一个房间的战友外出,给了他们俩单独相处的空间。两人相见自然十分高兴,互诉了一番衷肠。趁秦刚去卫生间的空当,胡子雯顺手给秦刚整理起房间来。
  
  胡子雯拉开小柜子,发现几本射击教科书旁边放着一个密封的小塑料袋,里面装着一根粉红色皮筋。她警觉地把小塑料袋拿出来,揭开封口,又发现里面不但有皮筋,还有几根细细的长发。
  
  她把那个皮筋掂到手上,心想这皮筋分明是女人扎头发用的呀,她又摸了摸自己的短发,心里一阵发凉,好你个秦刚,外面有人了吧!
  
  这时卫生间门栓响动,胡子雯赶紧物归原处,她想,我一定要稳住,小不忍则乱大谋,先私下里弄清楚是啥情况再拿他是问不迟。
  
  两人刚要出门走走,突然有人敲门。来人是一名列兵,他拿着一本书交到秦刚的手里说:“秦哥,刘婉婷班长让我把这本书给你捎过来,说她看完了。”
  
  胡子雯一听到刘婉婷这三个字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等那个列兵走后,她一把夺过秦刚手里的书,原来是本诗集,她把书从头翻到尾,想看看里面有没有夹什么东西。
  
  见里面啥也没有,胡子雯便半开玩笑似的说:“我知道刘婉婷当时也报名参了军,听说也来了你所在的集团军,这么巧,老相识又碰到一起了?”
  
  秦刚说:“啥老相识啊,以前在学校参加过同一个诗社,咱们谈恋爱的时候,你不是见过她吗?”见胡子雯脸色不对,秦刚又赶紧安抚她说,“好了,我的好媳妇儿,这都哪朝哪代的事了。人家刘婉婷的男友也在这个城市,听说快办喜事了。”
  
  胡子雯不依不饶:“怎么,做贼心虚啦,都抬出人家的男朋友来打马虎眼了?我当然知道,她男朋友不是咱们系的闫贵吗,他人高马大的,别看你在部队练过,你要是敢对他女朋友动心思,小心人家和你没完!”
  
  秦刚急得直跳脚:“子雯,你瞎说啥呢,我是那样的人嘛!”
  
  胡子雯看着老公手足无措的样子,突然意识到刚才自己有点打草惊蛇了,马上嬉皮笑脸起来:“看把你气的,哈哈,我是故意的,就喜欢你这傻样!”说完,她突然提议道,“既然老校友也在,中午咱们请刘婉婷一起吃个饭吧,对,让她把男朋友也叫过来。”
  
  中午时分,刘婉婷独自一人准时赴宴,却不见闫贵,原来他中午要加班没法来了。为此,闫贵还专门给胡子雯打来电话告罪。
  
  胡子雯怀着心事,哪有心思吃饭,而是观察起刘婉婷的头发来。这不看不要紧,一看吓一跳,只见刘婉婷扎头发的皮筋和秦刚柜子里的一模一样!再仔细一瞧,刘婉婷头发那长度、那颜色,她可不就是那几缕发丝的主人!
  
  胡子雯强压着心中的怒火,意味深长地说:“你这一头长发可真漂亮啊!”
  
  刘婉婷抿嘴一笑说:“还好吧,因为有文艺特长,所以进了业余演出队,暂时保住了这三千烦恼丝。”说到这里,她反问起胡子雯,“我记得你以前不是留长发吗,怎么现在却剪掉了?”
  
  秦剛想要解释,却被胡子雯给抢了过去:“啊,没什么啊,我得向我家老公靠拢不是,打扮得精干一些,你看我现在像不像个心怀家国的民国女学生?”
  
  胡子雯这话把秦刚和刘婉婷都逗得哈哈笑起来。可是胡子雯的心却在滴血,她心里想,秦刚啊,秦刚,我为你付出了多少,你竟然背叛了我!
  
  她想当场发作,可又一想,现在还不行,自己身上没有带着证据,再说这事儿自己单打独斗不成,得把闫贵拉过来和自己并肩作战。
  
  饭后回去,等秦刚去给机关送文书时,胡子雯赶紧拉开柜抽屉,把小塑料袋揣到兜里,跑到了宿舍楼前面的小花园,给闫贵拨了电话。
  
  闫贵听着听着,居然笑了起来:“胡姐啊,你想多了,那个粉红色的皮筋儿是我给小婷买的,可秦刚这小子却非要让我送给他一个,还让我捡几根小婷的头发给他,说是什么练习射击用。我也不明白,这皮筋儿、头发与射击训练有啥关系!”说完,闫贵说自己还在开会,匆匆挂了电话。
  
  胡子雯一头雾水地回到宿舍时,只见秦刚正翻着柜子呢。他见胡子雯手里正拿着那个装皮筋的塑料小袋子,一把夺过来说:“你拿这干啥,我正要用来练习手感呢!”又见她表情怪怪的,便问她怎么了。弄清楚胡子雯心里的疑问后,秦刚哈哈一笑,解释说:“老婆,这根皮筋是我们日常训练的一个‘偏方’,射击技巧最关键的就是八个字‘有意瞄准,无意击发’,我们就是用手指勾着皮筋,寻找恰当的击发感觉;而那细软的头发丝儿,则是用来练习快速穿针,以锻炼瞄准的眼力。”
  
  说完这些,秦刚拉起老婆的双手,摩挲着说:“你看你这原本白嫩的双手现在都成什么样了,我哪能不知道你为我做了多少牺牲。为了我爸的药费,你去了劳动强度大的物流企业,只为多赚点工资。因为人家仓库不允许留长发,你把留了多年的长发都剪了。”
  
  胡子雯此时恍然大悟,她脸色一红,说:“其实你不知道,我那一头长发剪下来,没丢,还好好地在家里放着呢,回去后,我就寄一缕来给你。”
  
  秦刚又惊又喜:“那可真是太好了,有了你长发的陪伴,我的枪法定会更加精准!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