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yyyyy.com澳门银河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三次被劫的新娘

三次被劫的新娘

时间:2017-11-03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是风华绝代,还是惹上祸端?不然,玉娟怎么就成了——
  
  清水镇上的罗世耀娶亲途中,遭遇了一场伏击。这天上午,迎亲的队伍从罗家出发,在接了新娘后,又吹吹打打地往回走。半路经过一片树林子,猛见树丛后跳出几个蒙面汉子,直奔新娘的花轿,一把推开轿夫,抬起轿子,朝着树林深处飞也似地跑了。等人们追出树林,才发现前面是一条大河,河里有一条船正向着对岸驶去……
  
  一块遗落现场的手帕
  
  罗家是清水镇上数一数二的大户,本来今天办喜事风光无限,没想到竟出现这种意外。新郎罗世耀急急到县警察局报案。民国乱世,县里的警察感到无能为力。罗世耀无奈之下,只好求助于新来的女佣雪梅,请她的表哥林浩前来破案。
  
  雪梅的表哥林浩在省警察厅当探员。他接到罗家的邀请,当即跟着雪梅来到清水镇。罗世耀恳求林浩早点替他追回新娘。
  
  林浩接下这桩重任,随即去了新娘家了解情况。新娘玉娟的父母正在家里伤心。林浩问了问,得知玉娟和罗世耀的婚事是从小定的娃娃亲。这次办婚事,本来是皆大欢喜,谁知道半路杀出程咬金,竟把玉娟给劫走了。他们恳求林浩,早点帮他们找到被抢的女儿。
  
  接下来查看现场。现场其实也很简单,就是一条大路,旁边有树林子,过了树林子,那边有条河。林浩和雪梅划了一条船,到了河的对岸,发现那边跟这边环境相同,也是一片树林,还有一条小路通往远处。
  
  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,按照林浩的经验,这伙人抢了人,为避人耳目,他们不会走小路,而是先钻进树林里行一段路,到河边后上船,沿河而上。
  
  林浩和雪梅把船向上游划去,一路上观察河岸两边,寻找着劫持现场。船行了十里路左右,林浩发现一边河岸上有一片树林子,泥滩上有人的脚印。他们立即停了船,跳了上去。树林里长着茂盛的草,可以清晰地看出曾被踩倒一大片。
  
  “哥哥,你看。”雪梅弯下腰,从草里捡起一块四方手帕来。林浩接过来一看,顿时眼睛一亮,觉得好生眼熟。他想了想,当即果断地一挥手:“我看咱们先不用再追了,回去找线索。”“线索在哪儿?”“就在这里。”林浩抖了抖手帕。
  
  他们原路划回来,立即去了孙家。玉娟父母一见林浩,忙问有没有找到线索,林浩故意摇了摇头。玉娟的妈妈立即哭起来,一边掏出一块手帕来抹眼泪。林浩突然打断她的哭泣:“我看,你们还是说真话吧。”林浩从兜里拿出捡到的方帕,抖了开来:“如果我没说错的话,这块手帕是大妈你的。你们还是不要装了。”
  
  顿时,两位老人面如土色,惊慌失措。他们流着泪告诉林浩,这样做,实在也是迫不得已。
  
  原来,当年两家定下娃娃亲时,玉娟和罗世耀还不懂事。随着一天天长大,罗世耀在父母宠爱之下,逐渐变成一个纨绔子弟,吃喝嫖赌样样在行。这不仅使玉娟深恶痛绝,也使孙家父母后悔看走了眼。他们本想退掉亲事,只是已经接受了彩礼,花了罗家很多钱了。再说罗家家大势大,退亲不一定能成功。
  
  玉娟发誓宁死不嫁。父母无奈之下,就出了这个主意,请了一些外乡的亲戚,扮成强盗,半路劫走了玉娟。现在玉娟就寄住在四十里外的亲戚家。
  
  “林先生,我们瞒不过你。现在你都知道了,叫我们怎么办?”玉娟的父母说着跪了下来。
  
  林浩一时发了愣,案子轻易破了,结果却很伤脑筋。如果他去罗家把这个谜底揭穿,后果会是什么呢?
  
  林浩和雪梅走出孙家。雪梅问林浩,现在该怎么办?林浩摊了摊手:“还能怎么办,去向罗家告辞呗,请他们另请高明。”雪梅又问林浩是怎么知道,劫案是玉娟父母搞的,林浩告诉她,当他一听说是娃娃亲,就知道这里面存在一种可能,那就是赖亲。由于当地很少出现强盗团伙,散落在劫人现场的“武器”,也只是当地的楝树枝,所以他分析不是真的强盗,而是临时组织起来的平常人。那块出现在十几里外树林里的手帕,使林浩想起,他去玉娟家时,玉娟的妈妈就用这样一块手帕擦眼泪。这种手帕属于老年妇女用品,不会是玉娟的。所以他断定,玉娟的妈妈到过十几里外那片树林,并亲自参与了抢劫新娘行动。
  
  一封秘密珍藏的情书
  
  案已破,但结果只能藏在心中。林浩回省城以后,一直担心,孙罗两家这笔账怎么算。一旦罗家得知真相,会不会报复?
  
  林浩的担心成了事实。没过几天,雪梅气喘吁吁出现在他面前,说玉娟又被人劫走了。玉娟在亲戚家住得好好的,前天她跟亲戚家的表妹去外边割草,在河边被一伙人劫走了。这是玉娟的妈妈悄悄来告诉雪梅,央求她请林浩去帮他们的。
  
  林浩的眼前,立即出现了罗世耀复仇的脸。他忙跟着雪梅赶赴清水镇。雪梅问他先去哪里,林浩果断地说:“去找罗世耀。”雪梅说罗世耀这几天生病了,好像还想自杀。
  
  这不可能吧,林浩心中暗想。他进了罗家,罗老爷夫妇立即迎了上来。上次林浩坚称他没能力破这个案,掉头回去了,现在他们见林浩又返回,真是喜出望外。林浩一边敷衍着,一边暗中观察。
  
  林浩走进罗世耀的房中,罗世耀睡着了。只见他脸色苍白,看样子病得不轻。突然,罗世耀在梦中喊了起来:“玉娟,玉娟啊,我来救你啦……”随即醒过来,抱着被子使劲地哭。罗老爷有点生气了,指着他说:“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。媳妇被人抢了,再找一个不就得了。天下女人多的是。”
  
  林浩心中也有些感动了,没想到这个纨绔少爷,对玉娟还真是怀着痴情。这副样子,好像不是装出来的。看起来罗家还不知道玉娟的任何消息。林浩从罗家出来,急急去了孙家。这回玉娟父母是真的惊恐了,女儿真被不明来历的人劫去了。林浩决定尽快去那边侦查。
  
  这次,林浩叫雪梅留在罗家,注意观察,他独自一人去了玉娟寄住的亲戚家。情况也是那么简单,玉娟和两个表妹在一处浅滩上割草,突然芦苇丛中驶出一条小船来,有几个蒙面人跳下船,直奔玉娟,将她抬了就走。小船很快消失在芦苇荡里。
  
  林浩去现场查看。那里有一片开阔地,望过去茫茫无边。中央区有一条小河,大部分的河面都是浮萍水草,只有一个地方有一片芦苇荡。玉娟刚好就在芦苇荡边被劫走的。林浩望见不远处有渔船,就过去说服渔夫,带他到河中的芦苇荡里转转。这一转,他基本弄清了里面的状况。
  
  林浩请两个女孩指出玉娟被劫时所处的具体位置,又问她们,平时是不是常到这儿来,一般割草会去哪里。问完了,林浩眉头紧锁。最终,林浩决定回清水镇,向玉娟的父母作进一步求证。
  
  林浩怀疑这又是玉娟父母的把戏,目的是转移玉娟。可是玉娟的父母一口咬定,他们没有再搞第二次把戏。看林浩不相信,两个老人急得捶胸顿足,赌咒发誓。林浩不得不又去了罗家,假意关心罗世耀的病情,暗中观察罗家人的神态。当他出来的时候,雪梅也跟了出来,悄悄地告诉他,她听到过罗老爷训斥罗世耀,罗世耀扬言娶不到玉娟,就出家当和尚。
  
  罗家父子的矛盾,正好证明他们是局外人。那么玉娟到底给什么人劫走了?林浩轻声告诉雪梅,他发现玉娟的失踪很奇怪,所以怀疑又是一场阴谋。林浩叫雪梅一同再去孙家,看看玉娟的闺房。
  
  女孩的闺房,外人是不许进的。但玉娟的父母现在颐不得了,他们忙开了门,让雪梅和林浩进去。雪梅遵照林浩的吩咐,开始检查玉娟的东西。最后只剩一个上锁的小箱子,玉娟父母没有小箱子的钥匙。
  
  现在怎么办?林浩为难了。他确信这个箱子里有东西,那是玉娟的秘密,事关案子的来龙去脉。但没有钥匙怎么打开?此时玉娟妈妈毅然拿来一把斧头,请林浩砸开它。林浩一狠心砸下去,里面果然有东西,那是好几封情书。
  
  玉娟的父母张口结舌,他们没想到,女儿竟然背着他们,与一个叫王书明的小伙子好上了。王书明是个读书人,家里穷得叮当响,谁家的女儿会看上他呢。他们气得一把抓起信,狠狠摔在地上。
  
  正是这一摔,让林浩豁然开朗,案情一下子有了头绪。他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果然跟我想的一样,玉娟没有事。”“可是,她不是被人劫走了吗?”玉娟爸妈紧张地望着林浩。林浩哈哈笑起来:“你们还不明白呀。”说着拉着雪梅走了出来。
  
  雪梅糊里糊涂地问:“哥哥,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”“嘿,你这小丫头,怎么也不开窍呀。让我说给你听吧。”林浩接着道,他对玉娟被劫的地方作了观察,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,那个河滩边根本没有什么草,也不是她的表妹们常常割草的地方。而玉娟却选择那个地方,走在离河水很近的滩头,不是故意的吗?他也去观察了芦苇荡,发现里面并无行船的缝隙,一般的船不会进去,那条船显然是有意等在那里的。一切说明,这是一场预谋,玉娟跟人约好的。
  
  那么玉娟为什么要演出这样一场戏呢?按照林浩的理解,玉娟是一个姑娘家,被娃娃亲所困,她爱’上了王书明,却不能公开自己的恋情。尽管父母愿意帮她伪造一场劫案,使她摆脱与罗家的婚约,但自己的恋情也肯定不为父母所容,因为父母还是希望她嫁个有财有势的人。因此,她不得不和王书明合议,再造一场劫案,让王书明请人把自己劫走。
  
  林浩介绍完后,就去找王书明。一切不出他所料,王书明这个书生,一遇上林浩洞悉真相的质询,马上张皇失措,承认了这一场骗局。他恳求林浩不要声张出来,发个善心成全他和玉娟的爱情。
  
  林浩又一次伤透脑筋。他知道这种家务事很难帮上忙,只好到此为止,再不过问了。他毅然又抛开案子离去了。
  
  一次险陷泥沼的教训
  
  但林浩根本没料到,就在他返回省城后的第三天,雪梅又一次出现了,带来的消息是玉娟再一次被人劫走了。这一次是王书明找雪梅报告的。
  
  “不好!”林浩这一下紧张了,他早有预感,这桩事没有完。他立即跟着雪梅三下清水镇。根据王书明的说法,玉娟是在王书明家里直接被人劫走的。当王书明从外面回来时,发现瓶瓶罐罐碎了一地,不见了玉娟的踪影。
  
  林浩问雪梅,最近罗家人有什么异常情况没有。雪梅说罗世耀多次和父母吵架,罗老爷还给了他两个耳光。“这就对了。”林浩有了主意,要雪梅好好监视罗家人。
  
  当天晚上林浩就潜伏在罗家大门外的树丛里。到第三夜,里面传出了吵架声。他马上翻过围墙,接近吵架的房间,听清是罗老爷正在教训儿子。从他们的对话中,林浩得出一个结论:玉娟的失踪与他们无关。他本以为是罗老爷暗中知道了玉娟的下落,派人把玉娟劫走,以报复她对儿子的伤害。但现在听来,他们没有这方面的企图。
  
  那会是谁干的呢?
  
  林浩从罗家院子里出来,在小镇街头踯躅着。无意间,他发现前面有两个醉汉正在吹牛,有一句话钻进了他的耳朵:“你现在大发了,把玉娟卖了,够你赌一阵子的啦……”林浩连忙上前一看,认出其中一个正是王书明。他暗暗在后尾随着,终于听到了“怡春楼”三个字。
  
  “怡春楼”是杭城一家有名的妓院。林浩猛然醒悟过来,什么都明白了。他恨不得上前狠狠揍王书明一顿。可他拼命忍住了,现在他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去杭城,解救玉娟。
  
  林浩匆匆回到省城,换上一身警服带上枪,马不停蹄找到了“怡春楼”,指名道姓要见玉娟。鸨母一见是个警官,连忙叫人去“请”玉娟出场。可是好一会儿,里面的人才出来,说玉娟拿着一把剪刀,谁也不敢把她怎么样。林浩心中一阵激动,知道这是一个烈女,还没有受到伤害。他逼着老鸨带路,见到了玉娟。
  
  玉娟并不认识林浩。林浩却顾不得别的,一把抓紧她的手就往外拉。见几个保镖想拦路,林浩掏出手枪挥舞着,带着玉娟逃了出来。到了外面,林浩才告诉玉娟是来解救她的。
  
  玉娟顿时泪流满面,愤愤地说:“我看错了人!这个畜牲,为了还赌债,竟然暗中叫人把我绑架,卖到妓院里来。要不是大哥你救我,我今天夜里就要寻死了。”
  
  林浩带着玉娟回到清水镇。父母和女儿相见,抱头大哭。玉娟从做新娘的那天起,连受三劫,尽管前面两劫都是自己搞的,最后却受到了一次真正的劫持,差点落入虎口,沦落风尘。一切都是林浩的功劳,把她的假劫和真劫都化解掉。一家三口对林浩真是感激不尽。
  
  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
  
  但林浩也替他们担心。他问玉娟,现在事情弄成这样,该怎么收场?玉娟也呆呆地不知所措。林浩乘机劝玉娟:“我已经跟罗世耀打过交道,我认为这个人比王书明要好。虽然他有缺点,但只要改过,还是一个好人。特别是他对你一往情深,这是非常可贵的。”玉娟明白了林浩的心意,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  
  随后林浩去了县城,叫警察局派人协助,将王书明秘密逮捕。做完这件事,林浩再去了罗家。这次他担当一个更难当的角色:当说客。作为一个正直的警官,林浩决定实话实说,将一切和盘托出。然后询问罗世耀,愿不愿意再娶玉娟。罗世耀虽听后十分震惊,但鉴于自己也有错,就老实承认自己的缺点,表示痛改前非,愿意与玉娟重结良缘。罗世耀的父母叹息一番,也只能顺从儿子了。
  
  几天以后,罗家第二次举办婚礼。这次雪梅作了玉娟的伴娘,林浩成为特邀嘉宾,也在娶亲途中充当玉娟的保镖。这一次,一路热热闹闹,大家都十分开一心。  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